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水田

荒冢倚良田 碧秧印青天 锄影稻间走 悠悠千載烟
己亥年端午
最新博文

想說點什麼

想说点什么 又不知从何说起 最后只剩一声叹息 以及荆棘密布后的记忆
想说点什么 又不知从何说起 眼睛被欲望遮蔽 漫天都是权力的游戏
想说点什么 又不知从何说起 万马齐喑的现实对抗 百家争鸣的主义
阴晴不定的天空下 埋头苦干的眼睛里 是否还能寻到星星火炬 能否还能嗅到自由的气息

2019.6.4 北京

《梦的解析》读书笔记

所有的人都在寻求平衡欲望与能力过去与未来在这个过程中维系人际关系的是信任信任是社会建立的基础平衡是人赖以生存条件
梦是人在自主意识控制能力降低时,部分记忆被激活后围绕欲望进行视觉投射的过程。 通过对一些有着细微联系的人或物的重新组合,展现出一个陌生,有熟悉的场景和情节,而这些情节是围绕着心底,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欲望产生的。这些人或物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在无意注意中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潜在关联,它们的关联是如此的细微,以至于有时深入分析也难以发觉。
发梦期间外部的感官刺激会放大投射在梦中,这似乎是身体变得更敏锐了,实则不然,清醒状态下接收到的信息太多以至于我们忽略或者他的刺激没有达到注意的程度,但是在睡眠的状态下则是不然,我们主动关闭了信息主要的接受渠道——眼睛,如此一来,听觉,触觉为了弥补眼睛缺失带来的信息接受障碍会更加"灵敏",这样一来,细微的刺激或者神经的活动都更容易被感知,进而放大,并最终投射到梦境中。
梦不是直接的将欲望表现出来并满足它,而是以一种曲折迂回的方式表达,有时这种表达甚至不被清醒时的我们理解,关于这种情况,佛洛依德的解释是:不加掩饰地表现欲望得到满足的梦是存在的。而那些经过伪装的欲望满足的梦,则必然包含对那种愿望的反抗,因此在阻碍下,那一愿望只能被变形表达。 
以上思考使我们觉得,通过梦的解析可以得到启发,认识到我们的精神系统是如何构建的,而在这方面哲学界迄今为止还没有获得什么成果。但是我们现在还不想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而是在讨论过梦的伪装之后,再回到我们的初始问题上。曾经的问题是,为什么有着令人痛苦的内容的梦也可以被解释为欲望满足的梦。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出现了梦的伪装,如果痛苦的内容只是为了对实际的愿望进行伪装,那就是可能的。考虑到我们对两种精神力量的假设,可以说让人不悦的梦真的可能含有某些东西,它满足了第一种力量的愿望,但是其对第二种力量来说是尴尬的。因为每个梦都是起源于第一种力量,因此可以说每个梦都是欲望梦,第二种力量对梦来说是一种抵抗力量,而不是创造力量。如果我们只考虑第二种力量对梦的作用,那我们永远不可能真正理解梦。所有作者意识到的梦的谜团,将一直存在。
正是由于有着所谓的第二种力量,使得梦表的迂回婉转,让人初次体验、回忆时感到"陌生",但其实这样的梦与欲望之间有着游丝般的联系,所以,梦中的人、物以至于…

《盗梦空间》的两点看法

最近在看《梦的解析》,让我对梦有了较清晰的印象,同时也更系统。有一些理论就我的个人经验也能找到验证。

在看书之余,想到了《盗梦空间》,同样都在讲梦,那么电影中的梦会用图像展示怎样的情景呢?虽然已经看过两三次,但这次不同,因为对梦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电影看完,有两点想写写自己的看法,

一是关于斋藤的枪伤,按照弗氏的理论,因为在梦中,自主意识退出主导地位,潜意识变成了暂时活跃的主角,当感官的刺激减弱之后,感觉变得更加灵敏,所以,现实中的细微的疼痛在梦中会被放大。这一点我是认同的。虽然斋藤的枪伤是在第一重梦境,但是相对于第二重梦境,第一重就是"现实",在上述理论的作用下,不会出现进入更深重梦境,枪伤减弱或是维持现状的情况,在第二重甚至第三重中,枪伤不会保留原有的形式(还是枪伤),这一点电影中也是如此处理的,但它会变本加厉的变成其他的疼痛或是伤痛,我的意思是疼痛应该加倍,而不是如电影中的情况。

一是关于梦境时间的问题,按照弗氏的理论梦是被压缩的,这样,"梦中时间"会长于"现实时间",这样的设定是"合理"的。越深层次的梦境,按照这样的推演时间也会越长,着同样是没问题的。但问题出现在人本身,加来道雄曾在bbc的纪录片中做过这样的实验(大意),在同样的速度下,人坐在火车看不清表上的时间,但是在快速坠落的时候由于肾上腺素的分泌,导致脑神经的兴奋,人是可以看清表上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时间似乎被延长了,我觉得这与梦中的时间观念很像,因为在梦中,人是不需要将感官刺激转化为闹钟声的电信号再处理的,一切都是在脑中完成的,不需要外界刺激,这样就省了很多事,节省下来的时间就可以弥补到梦中,使得梦里的时间变长。但电影的问题出现在人本身上,梦中的时间最终仍然要靠身体本身的基础结构来维持,正因为来脑神经这种物质性的限制,梦的时间是不可能无限被放大延长的,因为构成梦或者说第一重梦的物质基础本身有限制,电影中斋藤被困了几十年的情况应该不会出现,因为梦中的时间应该是有极限的。

以上是通过弗洛伊德的部分理论观看《盗梦空间》所想到的,以为记。
2018年11月7日1129于北京

发自我的 iPad

没有里子的香港

偶然看到一些香港的照片,让我好像又走进了那个光鲜的城市。

一代宗师里说有人做面子就得有人做里子。但是行走在香港却感受不到里子的存在。当你走在街头,繁华的街道,一件件行色匆匆的正装彼此擦肩或者对着空气大谈股市。敞篷的跑车停在红灯前,两个挎着名牌包的年轻姑娘谈笑着跨过斑马线。好像每个人都不用洗脸洗脚一样,没有上厕所的需要,这个城市的每个人都像鬼一样,要休息时消失,然后突然的出现,穿着体面,举止优雅,行色匆匆。

这是香港迷人的地方,它是须弥山上的殿堂,与人间不连。冷酷中的礼貌,却在停下脚步时感受到温暖。每个小店里都有脚不沾地的师傅,遇到老主顾也停不下来,但是往来间的交谈却不会中断,那些笑容是真诚的,但,这也不是里子。

或者,是我没有沉下去?

城市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什么呢?北京,待了5年了,外地人叫得出名字的景点大多去过,但日常生活除了上班下班外还有什么呢?现在的生活节奏和浮躁的人心,把身边变得模糊,就连休假也计划着走马观花式的旅游,拿着上万的相机拍拍山间的小花,假装享受生活。

也许,一周的时间不够认识一座城市,但是四年、五年也不行,十几年也不行,恩,可能给时间没关系,是心停不下来。

只有面子没有里子的心,看不到任何东西的里子。

中国社会秩序的崩塌

以前喜欢用水壶烧水做比,把中国比作已经响边儿,冒烟儿的水壶,烧开是必然的情况下,企图以盖盖儿这样蠢笨的方法阻止,完全是徒劳,对着看就是“维稳”,稳定确实发展的前提,但是现在中国最急切的矛盾在我看来不是发展,是不公。权利的不公,资源的不公,一切的一切,归结到根本是对政府的不满。然而,现在的政府没能力自我革新,那该怎么办?
有人说,反腐是将矛盾转移到个别人头上,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人民对政府失去了根本的信任,大家公开的阳奉阴违,心照不宣。心中的不满迫于现实的压力不敢说出来,这样的不满会生根,发芽,最后重塑这片土地。

食品、药品、民生的方方面面都暴露出问题,政府除了发表可能自己都不信的回应外,剩下的只剩舆论封锁,因言获罪者更有之。如此不信任便进一步加深。

公共秩序,司法秩序,完全崩塌,取而代之的是权力秩序,在这个大背景下,人们变得唯利是图、道德,良知,在金钱和权力面前变得一文不值。笑贫不笑娼,是这个社会的真实写照。

法律是可以建立的,秩序是可以建立的,而且不是那么难,但是人的价值观一旦扭曲,这个社会还会好吗?以前我还像梁漱溟那么乐观,现在只能默默的叹息。

这样满目疮痍的社会还能维持多久,还有修补的必要吗?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盈途泣号声犹震 填野骸尸血未干——《靖康稗史笺证》

在北师大一个要关门的地下书店里,无意中淘到的这本书。收入了从宋人及金人两方面多个角度对于靖康耻的记载,其中《瓮中人语》较为详尽的记载了“北迁”的情况,编者亦通过多部史料对照的方法校正了一些错误。

印象极深的是金人收刮人、物的记录,从靖康元年十一月至二年四月,其中元年还有闰月,算下来半年多的时间,不断的索要,“根括”一词屡现。除了收刮金银财宝,还有人,上到宗室,下至艺伎、工匠,成批的往金兵大营运送,后观其命运,不是殁于途就是入寨充当奴隶。宗室女性更惨,入洗衣院的据我粗看来仅有韦贤妃等7人活着出来。浩浩荡荡的北迁对于,入燕京后逐步分散,随徽钦二帝到五国城的仅余6人。女性怀孕者堕胎,在路上任由将兵凌辱,至死者无数。朱皇后(钦宗)是最有气节的一位,因不忍受凌辱,自缢,被救活后仍投水死。此气节徽钦二帝不能及。

金人对宋廷的收刮我想应该是想尽可能的切断赵宋的气数,不仅是宗室,而且大内一并器物尽皆带去北方,书籍、仪仗,书画古玩,凡此种种,悉数缴收,各司衙门,王府等“火”之。

看完这本书,才深刻的体味到“靖康耻”在宋人心中的感受,这种耻辱,不仅是国破的屈辱,更是赵宋皇帝的羞耻。诚然,历史上诸多的偶然,才造成了这样的灾难,但这样的耻辱,至今看来仍让人心绪难平。

十一午,抵真定,入城,馆于帅府。二王令万骑先驰,助攻中山,观动静。千户韶合宴款二王,以朱妃、朱慎妃工吟咏,使唱新歌。强之再,朱妃作歌云:「昔居天上兮,珠宫玉阙,今居草莽兮,青衫泪湿。屈身辱志兮,恨难雪,归泉下兮,愁绝。」朱慎妃和歌云:「幼富贵兮绮罗裳,长入宫兮侍当阳。今委顿兮异乡,命不辰兮志不强。」皆作而不唱。 此书虽薄薄几百页,但读的十分艰难,真可谓“盈途泣号声犹震,填野骸尸血未干”,里面锁着苦难,无论何时翻看,都触目惊心。